微信登录

首页>书库>人性猎师>第九章见鬼了
人性猎师

第九章见鬼了

作者:白泽分类:灵异悬疑字数:2458更新时间:2018-10-31 15:48:33

白栩的话,直接将我从地狱拉到了十八层地狱,但却让我重新捡起了一丝理智,若白死了,那个变态还在逍遥,那一刻,我发誓,就算是死,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抓住这个王八蛋,并将其撕碎。

我强忍着悲痛,在其他法医的搀扶之下,缓缓地起身,最后看了一眼躺在冰棺内的若白,亲手将盖在她身上的裹尸布没入了她的头顶。

张中一从始至终,都没有流过一滴泪,但是,在跟着我一起走出停尸房后,他却哭的像个小孩,我脸色惨白的看着他,顺手就将其一把拉起,问他要不要跟着我吃一点饭。

后者用手抹着眼泪,撕心裂肺的斥责我,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饭,他倒是想要问问我,是不是真心对他妹妹的。

我面无血色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子,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的走到了一旁的电梯里。

我爱张若白,也正是因为我爱她,所以我得好好的活下去,活到那个变态绳之以法,活到我将那个变态撕碎的那一刻,我就会去陪她。

林妄一直都在跟着我,用他的话来说,是怕我寻短见。

我说要不要一起吃一点,后者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从昨天一直到现在,自己都没吃过东西,所以,他就跟着我一起走进了一家面馆点了两碗面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我没有说话,只大口大口的将这些面条往嘴里塞,现在我吃什么都没有味道,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我说,白作家,你就没有怀疑过,这个变态为什么就单单盯上了张若白,还要来恐吓你么?”林妄一边吃着面条,一边对着我说道。

我一口将嘴里的面条吞了下去,一说起这个变态,我的思维,就好像重新打了鸡血一样,恢复了正常。

我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变态对于我的习性非常清楚,他知道我一个人洗澡的时候也喜欢将浴室门关上,他更是知道,张若白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或许,他可能是我认识的某一个人也说不定。

“你认识的人?想到是谁了么?”林妄继续问道。

我抿了抿嘴,一口气将汤底全部喝完,看着林妄,说我要想到是谁,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吗?

“那,你之前看到张若白的时候,她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去跳楼了?”林妄看着我,放下了筷子,问道。

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我的确在我家里看到了若白,甚至还曾抱起她回到了我的卧室睡下,期间我一直都在客厅,所以若白是根本不可能从正门离开的,除非,她是利用我家的窗户,可这也不现实啊,我家住在十七楼,她难道长了翅膀吗?

而且,从我家到若白家,就算是开车也要半个多小时,可是我知道若白跳楼的消息时,距离她在我房间消失,最多也才隔了十五分钟而已。

难道,我真的太想若白,所以在潜意识里面,才出现了幻觉吗?

我坚定的告诉林妄,按照若白的性子,就算天塌下来,她都不会跳楼,而且,我把自己的推论重新又跟林妄说了一遍,后者也觉得有些奇怪。

这时,林妄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是白栩打来的,在看林妄接电话时的脸色,是真的不太好看。

挂了电话,林妄面色凝重的看着我,问我是不是真的确定张若白最后出现的时间是在昨天晚上的九点四十分。

“恩,我确定。”我点头说道。

可接下来,林妄的话,却让我整个人都开始头皮发麻了起来。

他告诉我,白栩刚刚对张若白的尸体进行了初检,张若白的死亡时间已经确定是在昨天晚上的九点三十分,也就是说,我不可能在九点四十分的时候,看到张若白。

听了这句话,我直接懵了,就连拿在手上的筷子也随即掉落。

“难道,真的是我的幻觉?”我默然的看着林妄,诧异的说道。

“如果不是幻觉,那么,你是真的遇到鬼了。”

我抿嘴不语,是的,太诡异了,我在发现张若白不见之后,用手探了探床,床上还有余温,而那一扇我常年关闭着的窗,也打开了,至少,我现在能确定,当时我并没有产生幻觉,若白的确回来过,而且那并不是鬼,鬼的身子,又怎么可能是热的呢?

紧接着,林妄又接了一通电话。

而我,则又叫了一碗面吃了起来。

可等我面刚刚上来,还来不及动筷的时候,林妄突然放下了电话,直拉着我的手就走了出去。

我问他要去哪儿,他没有说话,只是把我塞进了他的警车内,直踩油门,下一刻,这辆警车连闯了三个红灯,直将车停在了张若白家楼下。

我一开始还以为,若白的案子有什么线索了,所以林妄才这么着急忙慌的带着我过来,可上了电梯,当林妄按下十八楼的按钮后,我才知道,他带着我去的,并不是若白家。

一分钟后,当十八楼的电梯门被缓缓地打开,我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些穿着制服的警察正在那警戒线里外忙碌着。

林妄拉着我的胳膊,直接穿过了警戒线,当我跟着林妄跨入这个1826室的大门时,一阵刺鼻的焦味瞬间就传入了我的鼻腔。

我站在门口,抬眼就在这个房间里扫了一圈,一具被完全烧成焦炭的尸体此时正躺在这空旷的客厅内,可能是因为脱水了的关系,这具尸体,看上去要比正常人小了许多。

但这个房间内,除了客厅中央的那些大理石板有被烧黑的痕迹之外,其他地方,愣是没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所以,这具尸体燃烧的地方,应该只有在这小范围内才是。

不过,人都是有自主意识的,当一个人被火烧了之后,不管她是自杀还是他杀,只要人还有意识的情况下,都会狰狞,带着火焰到处乱跑,所以,如果这具尸体在被烧的时候还活着的,那么,这个房间里面不可能没有其他的烧痕。

除非,在这具尸体,被烧之前,死者就已经死了。

白栩此时还蹲在这具尸体的侧身,用镊子轻轻地掀开死者那一副被烧焦了的皮肤。

这时,林妄带着我走到了这具尸体身旁,问道:“什么情况?”

白栩不削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说道:“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半个小时之前,死者全身灼伤,就没有一块皮肉是好的,但烧伤的部位却各有不同,你看,死者的乳fang已经完全萎缩,还有死者的脸孔,与其他伤口相比,死者的脸,胸口,私密,这些部位的烧伤程度都是比较严重的,不过,让我觉得奇怪的还不是这里。”

说话间,白栩麻木的将一根小型钳子塞入了死者的口腔内,而后再用手电筒一照,死者的牙齿已经完全被熏黑,而口腔内的其他组织,包括舌头,都已经被烧的完全萎缩,也就是说,除了这死者的表皮,就连死者的口腔,都被完全烧毁。

我看着这具女尸,低声说道:“林警官,这个案子跟若白的死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白栩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当然有关系,这个女人,就是老郑头的女儿。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