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首页>书库>重生门:庶女成凤>第五章:公孙钰雪的把柄
重生门:庶女成凤

第五章:公孙钰雪的把柄

作者:放飞的雨夜分类:古代言情字数:2536更新时间:2018-11-05 17:26:02

燕王府外。

马车已经等候多时了,安艺昕在这王府十日,今日总算可以回相府去了。

“安艺昕!”正要上车,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女子尖细的声音,“贱人,本宫就知道你还没有死心,妄图勾引驸马,说,你那天跳完舞以后,和驸马都说了些什么?”

勾引?

安艺昕看见公孙钰雪气焰嚣张的带着几个嬷嬷站在她的身后,冷冷一笑,“公主可别找错了人,那日燕王府的宴会,是你的驸马追了出来,非要拽着我,可不是我主动勾引!”

大街上人来人往,很快,所有人都被这一处的吵闹吸引了过来,对着安艺昕指指点点。

“勾引驸马?”

“没听说吧,以前这相府的七小姐可是对驸马死缠烂打,人家都已经表明要退婚了,这七小姐还在背地里去勾引他!”

“真不要脸!”

公孙钰雪早就将安艺昕视为眼中钉了。

那日宴会,安艺昕以一曲胡旋舞生生的抢了她的风头,事后,下人还来禀告,说什么驸马庞乔飞偷偷的背着她去和安艺昕私会,还说什么要纳安艺昕为妾!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掌嘴,给本宫狠狠的打这个贱人的脸!”

公孙钰雪一指身后的嬷嬷们,今天就算不能要了安艺昕这个贱人的小命,也要让这个贱人在大庭广之下丢尽了颜面。

“你敢!”安艺昕冷冰冰的眸子,带着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银环蛇的事情,她还没有找公孙钰雪算账,如今,她竟然敢来找自己的麻烦?

当真以为,她只会一味的退让么?

就在安艺昕准备动手给这几个嬷嬷一个教训,顺便也是给公孙钰雪一个教训时,却见庞乔飞急匆匆的身影,策马而来。

嘴角,缓缓勾起几分意味深长的笑意。

看来今日,倒是不用她出手了!

新仇旧恨,今天也算是要来一个了结了。

“住手!”庞乔飞下马,看见那几个嬷嬷正要对安艺昕动手,一脚将她们踹到在地,“昕儿,你没事吧!”

安艺昕只是淡淡的眸子,瞥了庞乔飞一眼,她脑子里只要想到那日庞乔飞这所谓的表白,就会觉得恶心的想吐。

手,淡淡的拂开,眸子里,却是一片冷漠,“我自然没事,驸马此来也正好和公主说明白,我究竟有没有勾引你!”

庞乔飞看向公孙钰雪的眼神,却十分反常,没有了素日的恭敬,反而一片厌恶。

早在他一脚将这些嬷嬷踹在地上的时候,公孙钰雪已然气的身子在抖了!

反了,反了!

她的驸马,如今居然为了安艺昕这个贱人来教训她的身边人。

公孙钰雪还来不及问罪,“啪!”一耳光,狠狠的打在了公孙钰雪的脸上。

这一下,不仅仅周围围观的百姓和伺候的嬷嬷们都看呆了,就连公孙钰雪本人都呆住了。

驸马打公主,以臣欺君,这可不是反了?

公孙钰雪气的身子直抖,她捂着脸上的红肿,怒不可遏的看着庞乔飞,冷冷一笑,“果然你的心里还惦记着这个贱人,你今天居然为了她打我?庞乔飞,本宫要去告诉父皇,要去告诉母妃!”

公孙钰雪一向娇生惯养,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

“公主若要进宫,只管去好了!”庞乔飞一反常态,更没有素日的恭敬,语气却是分外的冰冷。

一沉声,立刻有几个将军府的小厮带着一个面若冠玉的郎君上来,只是这男子虽然长得极为清秀,可那身上几乎全部都是被鞭子留下来的伤痕,看起来极为狼狈。

就在这个男子被带上来的时候,公孙钰雪的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

安艺昕慵懒的坐在一旁,不疾不徐的看着好戏。

若非那日在公孙津的那些情报文件中,知道了这个秘密,恐怕她要对付公孙钰雪这个堂堂的公主殿下,还要费一番心神。

前有在相府被侮辱,后有银环蛇想要取了她的性命。

欠她的账,今天也该还了。

“这个人,公主可认识?”庞乔飞将那男子拽了起来,丢在公孙钰雪的脚下。

“不,不,我不认识……”公孙钰雪的脸色极为难看,仿佛心里藏得最深的秘密,被人掀开。

安艺昕淡定的看着好戏。

她此前将一封匿名的书信派人交给了庞乔飞,里面详细的说清楚了公孙钰雪和这个宝悦楼唱戏的月官儿背地里都有怎样的勾搭。

虽然当初庞乔飞迎娶公孙钰雪是权衡了各种利弊,但以他将军府少公子的骄傲,又怎会容忍公孙钰雪给他戴绿帽子,更何况,公孙钰雪出轨的对象居然还是一个下贱的戏子,这更让他难以接受。

“公主不认识?”庞乔飞冷笑,“公主三番四次和他约会,花前月下,怎么现在反而不认识了?”

一时间,围观的百姓几乎都一脸诧异的看着公孙钰雪。

起初,他们都还以为安艺昕是个不检点的女人,可如今看来,出轨的人竟然是公孙钰雪。

“公主的尊贵,我们将军府自然高攀不起,待会儿我会亲自将这个人押送入宫,从此以后,我和公主之间再无瓜葛!”

“庞乔飞,你敢!”公孙钰雪脸色苍白,“这桩婚事是父皇下的圣旨赐婚,你敢休我!”

“圣旨,我自然不敢违抗,但将军府也不会任由公主如此侮辱!”庞乔飞不冷不热的回击了过去。

休妻!

公孙钰雪纵然是公主之尊,可若真的被庞乔飞休了,下半辈子也算是毁了!

更何况,她虽然仗着当今圣上的恩宠,好不容易才从安艺昕的手中将庞乔飞夺了来,可若是她的父皇知道,她居然和一个戏子私通,恐怕她的父皇也不会维护她。

如此侮辱,从未有过!

公孙钰雪看着安艺昕坐在一旁,淡定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报复后的挑衅,顿时,更气的身子直抖,“是你,是你这个贱人陷害的本宫,本宫要杀了你!”

公孙钰雪已经失去了理智,随手拔出护卫的宝剑,想要结果了安艺昕的性命。

这个女人三番四次的抢了她的风头,如今还让她陷入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以她的骄傲,怎会甘心?

“啪!”

剑还未刺向安艺昕,却被庞乔飞生生的夺了下来。

“不可理喻!”庞乔飞一脸厌恶的看着公孙钰雪,回过头看着安艺昕,却是多了几分的怜惜和歉意,“昕儿,怎么样,可曾伤到了你?”

安艺昕淡漠的站在一旁,不曾搭理。

反而是公孙钰雪,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驸马对别的女人嘘寒问暖,却对她百般的厌恶,脸色更气的苍白。

庞乔飞回头,却是吩咐身边的小厮,“备马进宫,我要立刻向皇上禀告!”

“不,不……”公孙钰雪哪里还有半分的骄傲,她拽着庞乔飞的手,忍不住跪了下去,“驸马,不要,安艺昕,是你这个贱人,是你这个贱人陷害的我……”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安艺昕冰冷的眼神,淡淡的瞥了公孙钰雪一眼,“当真是我陷害么?公主殿下,你做过些什么事,当真以为可以瞒天过海?”

公孙钰雪一脸苍白的坐在了地上。

她看着周围的百姓,无一不是对她指指点点,而且言语中甚是有一些侮辱的词汇,她堂堂公主的尊严,第一次被人践踏的如同尘埃一样。

“驸马处理家事,我就不多打扰了!”安艺昕扶着丫鬟的手转身,准备上马车。

“昕儿……”庞乔飞欲言又止。

可安艺昕却根本连一句话都不曾搭理她,只吩咐马车离开。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