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首页>书库>重生门:庶女成凤>第三章:谋士一计
重生门:庶女成凤

第三章:谋士一计

作者:放飞的雨夜分类:古代言情字数:2048更新时间:2018-11-05 17:26:02

“刚刚你们说灾民太多,修筑防洪大堤的工匠太少,赈灾的银子不够两边花!”

安艺昕淡定自若的目光,站在这些自命清高的谋士中间,遗世独立。

“既然如此,为何不以工代赈?”

四字一出,所有的谋士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安艺昕,目光很复杂。

就连原本慵懒的靠在软榻上的燕王公孙津,也中规中矩的坐了起来,眼中的玩味尽数敛去,取而代之的却是诧异的神色。

以工代赈!

让那些灾民去做修筑防洪大堤的工匠,既可以减少对工匠们的支出,又可以用这笔银子救济灾民,这等绝妙的主意,从何处想来?

所有人都看走眼了!

至少,这个在众人眼里疯疯癫癫的相府七小姐,如今在燕王府上上下下的谋士心中,绝不敢等闲视之。

就连先前还对安艺昕指指点点的那几个人,也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王爷,我这主意,你可满意!”

公孙津缓缓笑了。

岂止满意!

一别数年,他竟不知安艺昕能给他这样的惊喜。

“按照七小姐的意思去办,都下去!”

“是,王爷!”

书房内,骤然只剩下公孙津和安艺昕两人。孤男寡女的,安艺昕本能的起了几分提防之心。

“王爷刚刚答应我的条件,不会反悔吧?”对于这位燕王殿下的人品,安艺昕可不能保证。

“当然不会!”公孙津玩味的俯下身子,嘴角弯起的弧度明显多了几分捉弄的感觉,“当个奴婢,是委屈了,可本王却觉得当个谋士也低就了……”

说到这儿,公孙津故意停顿了一下。

“这十天,你就留在本王身边,贴身侍奉吧!”

啊!

安艺昕呆了。

却见某男自以为是的轻摇了摇手中的折扇,道,“这京中想接近本王,爬到本王床上的女人数不胜数,本王给你贴身侍奉的机会,你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个屁!

莫非这个变态已经自恋到,认为所有的女人都想爬他的床?

安艺昕一向很是淡定的性格,也忍不住朝着公孙津竖起了中指。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公孙津这种厚成城墙的。

“粗活了,你自然不需要做,帮本王整理一下各处传来的情报文件就够了!”

整理情报?

等等!

正在腹诽的安艺昕瞬间反应了过来。

貌似,这个差事,还不错哦!至少对这个世界还很是陌生的安艺昕而言,很有必要。

看来,公孙津这个变态,也没变态到哪儿去。

公孙津回过头,却见安艺昕正朝着他竖着中指。

“这,什么意思?”公孙津比划了一下,眼中尽是疑虑。

额!

本想收回这中指的安艺昕,已经来不及了。

脸上,扯出衣服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尴尬的看向自己竖起的中指,“这,是王爷非常英明的意思!”

整理了一日的情报文件,安艺昕已然累的筋疲力尽。

不怪旁人,只能怪公孙津这个变态。

原以为没多少,却见这些文件厚厚的足足积了几米高,事无巨细,应有尽有。

当然,在繁杂的案卷之间,安艺昕也找到了对自己有用的。

譬如,那位高高在上的雪公主,她却有一个很大的把柄握在了安艺昕的手里。

月上西楼。

待到公孙津忙完,回到书房的时候,安艺昕已经靠在软榻上睡着了。

“看来,你是忘了本王了!”公孙津看着那熟睡的脸,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抚摸,却又觉得这样是不是过于唐突了。

唯有此刻,他才会敛去一身的杀气,脸上的笑容,甚是温暖。

信手拾起掉在地上的案卷,那上面写了一些雪公主的隐晦事,公孙津的嘴角不禁勾起了几分笑意,他故意让安艺昕看到这份情报,想必有了这个把柄在手,安艺昕也不会再被欺负。

“本王离京的这些年,只想着羽翼丰满以后能护着你……”公孙津的话才说到一半,却见安艺昕的眉宇之间忽然泛起了几分诡异的黑纹。

异莽毒!

这,怎么回事?

安艺昕的身上怎么会被人种下如此邪恶霸道的毒。

公孙津尝试着想要用内力将这毒引到自己身上来,却发现他的身体接触到安艺昕时,这诡异的毒性居然能将他的内力吸的一干二净。

很好!

公孙津的脸上尽是狞笑。

他不在京城的这些年,有些人确实没少主意打到安艺昕的身上。

敢动他的人,不想活了。

……

日上三竿,本来还想趴着多睡会儿的安艺昕,却被丫鬟们从床上扯了起来。

迷迷糊糊间一阵打扮,待到她来到前厅,却见公孙津正和一些王孙公子正宴饮。

细乐之声不断。

雪公主正跳着胡旋舞,在席间助兴。

“我还以为是谁了!”雪公主一曲跳完,累的香汗淋漓,乍一看见安艺昕,颐指气使的笑道,“本宫听说,七小姐被罚到燕王府为奴十日,既然都是奴婢之身,来伺候本宫更换一下鞋子吧。”

说完,伸出脚来,目光甚是挑衅。

安艺昕无比郁闷的看了公孙津一眼。

你们喝酒,连累她连一个懒觉都睡不了,拉扯她来做什么?

又见雪公主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安艺昕更懒得搭理,换了一副极为慵懒的姿态坐在一旁,自顾自的饮酒。

“本宫的话,你没听见?”雪公主看着安艺昕居然敢无视她的命令,已然有些不悦,“安艺昕,你现在不过就是我二哥府中的奴婢,本宫让你伺候本宫换鞋,你敢抗命?”

话音刚落,却见一男子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睡的如何?”公孙津见她意态慵懒的模样,道,“本王是想着今日的宴会好歹有你认识的两位故人,所以才让你过来!”

故人?

莫非是说的庞乔飞和雪公主?

安艺昕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这种故人,不见也罢。

“二哥!”雪公主被晾在一旁,气的脸色青紫。

不仅连安艺昕都忽视她的存在,居然公孙津也对她置之不理。

还有,她这同父异母的妹妹都难得亲近的燕王公孙津,什么时候竟然对安艺昕这样和颜悦色?

这个贱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